高层似乎正在为下调2020年GDP增速目标做准备

更多 2020-04-20 16:49 阅读:5057 / 回复:0 楼主xiaocai

图片:computer_kuan_275979_9.jpg


续接上篇,4月17日政治局会议后,市场上对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”的理解存在不小的分歧,更多的观点认为由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不再提及“确保完成”或“努力完成”,使得完成经济增长目标已不再是2020年的首要任务。
现在来看,以上观点确实有一定迹象可循,目前高层似乎正在为下调2020年GDP增速目标做准备,并释放各种风声,如果能够深入人心,并获得市场共识,那么今年两会下调经济增长目标应是非常可期的。

一、官方已经释放哪些风声?
(一)环球时报:“战时经济”要以就业为旗,GDP不是号角!
2020年4月17日(周五),在国家统计局发布今年一季度经济数据以及股市收盘后,官方媒体环球时报随即发布社评称“‘战时经济’要以就业为旗,GDP不是号角!”,并表示“现在把注意力集中到GDP的具体数据上,大概是自我误导……中国的首要任务恐怕是抓就业,尽量让所有人有工作,这会推动经济思路的开放和调整,带动正常时期未能投入精力的一些工作的开展,比如对城市基建开展新一轮的完善,就可能提供更多的工作岗位……中国各地需要根据实际抗疫形势加快对恢复服务业的探索,这是保就业的真正生命所在”。随后人民日报对此文章进行了转发。

(二)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马骏:建议不再设定GDP增长目标
2020年3月28日,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、清华大学金融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马骏在经济日报-中国经济网举办的网上视频座谈会时表示“鉴于目前中国经济面临的巨大不确定性,建议今年不再设定GDP增长目标……如果确定了具体的GDP增长目标,到底要用多少财政资源和金融资源来刺激经济,才能达到目标,这是不可预测的,并且宏观政策很可能会被‘绑架’,最后被迫搞‘大水温灌’”

(三)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王一鸣:现在很难给出明确增长目标
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王一鸣日前表示“在疫情继续扩散和全球经济进一步深度衰退的大背景下,现在很难给出明确的增长目标。目标定的过高,实现起来就有难度,目标定的过低,又不利于引导市场主体预期”。

(四)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刘世锦:全年能够实现3%增速便是很大胜利
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、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表示“若考虑到疫情带来的第二波冲击影响,要有2-3个百分点的减值,全年能够实现3%左右的增长,就是一个很大胜利”。同时其还表示“今年3%的增长率,含金量要大大超过常规增长模式下的6%”。

此外刘世锦还建议,可以采取“相对增长率”的评估方法(即用中国增长速度与世界平均增长速度的比值或差值),来评估中国经济的增长状况。

二、中国与全球、美国相对经济增速对比:近年来优势稳定在3个百分点左右
徐世锦提出“相对增长率”的评估方法其实有一定参考价值,为此我们将1980年以来中国相对于美国及全球的增长情况示图如下。可以看出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,中国经济增速便一直稳居美国和全球平均水平之上,当然1989年中国的经济增速仅略高于全球平均水平而已。

不过自1991年后,中国经济增速始终高于全球平均增速和美国经济增速3个百分点以上。其中1999年高于美国3.02个百分点,2017年高出全球3.03个百分点算是近三十年以来的最低水平。

特别是近几年,中国经济增速与全球平均经济增速的相对优势已经稳定在3个百分点左右。因此考虑到今年受新冠疫情影响,全球经济预计将衰退1%左右,而中国经济增速保持在2-3%的区间内(即保持3%左右的相对增速)应是合理的。

图片:微信图片_20200420165014.png


三、2020年中国经济增速情景模拟

今年一季度名义经济增速与实际经济增速分别为-5.30%和-6.80%。而按照我们之前的估算,全面完成十三五翻一番目标需要2020年经济增速达到5.66%左右。那么在一季度经济数据已经确定的情况下,后面三个季度的经济增速需要达到多少才能实现目标呢?我们可以做一个模拟:

1、今年一季度,名义GDP和实际GDP分别为20.65万亿和18.37万亿。

2、假设2020年Q2-Q4平均名义经济增速分别为5%-12%,则对应的2020年全年名义经济总量将在101.80万亿-107.20万亿之间,而2020年全年名义经济增速将分别位于2.73-8.19%之间。

3、上述增速区间过于宽泛,我们可以进一步具化。假设2020年后面三个季度的平均增速分别达到5%和6%,则2020年全年名义经济增速分别可以达到2.73%和3.51%。考虑到2020年全年6.10%的实际经济增速,因此2020年3%左右的增速应该是较为现实的。

图片:微信图片_20200420165016.png


四、下调2020年经济增速目标已成定局
我们认为今年两会下调2020年经济增速目标已成定局。

(一)GDP增速目标仍有其存在的必要性
经济增速目标对我国来说仍然很重要。这主要是因为除GDP增速外,现阶段没有更好的指标能够衡量经济发展成效,即便当前最主要的稳就业、保就业这一任务,仍然需要经济增速达到一定目标来实现,而就业和经济增长之间有着逻辑上的密切关系。同时M2与社融增速本质上也是需要挂钩名义经济增速,否则货币政策将变得没有目标可循。特别是如果没有GDP增速目标,地方政府的工作成效也无法衡量,甚至会不知所措。因此从当前阶段来看,GDP增速目标仍有其存在的必要性与合理性。

(二)应认识到今年经济增长所面临的困难
4月17日的政治局会议提及“当前经济发展面临的挑战前所未有,必须充分估计困难、风险和不确定性”,可见今年的经济增长面临的不确定性较高。

1、从前文的模拟假设来看,即便今年后面三个季度的平均名义经济增速达到5%和6%时,全年名义经济增速也仅分别为2.73%和3.51%。

特别是考虑到一季度经济增速已经为负,意味着上半年经济增速最多也只能回升至1-2%左右,在这一假设下如果要实现全年5.66%的经济增长目标,需要下半年的经济增速至少达到10%以上,而这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2、当然今年即便4-5%的经济增速目标也不太容易实现,特别是今年外需基本不用指望,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外需在短期内也不会有太多支撑,因此需要宏观政策层面给予更大程度的支持力度,也即今年下半年的政策支持力度应不会小于今年上半年,仍有很多期待。

3、现阶段外围环境压力很大,会给我国全年经济发展带来较大程度的扰动。例如2020年4月10日,官方媒体环球时报刊发一条社论“挑战刚开个头,前方或有更大风浪”,明确指出“新冠肺炎引发的危机很可能刚刚开个头,接下来还会有从疫情到国际政治领域更多也更严峻的挑战……中国接下来将会面对极其复杂的局面……”以及“复工复产应当有两大目标,一是减少企业倒闭,最大限度地保障就业,二是让中国经济恢复水平处在全球主要国家的最高之列,从而维护中国的全球制造业中心地位,牢牢掌握国家的战略主动权……中国现在就要针对发生剧烈冲突的风险开展全面准备,尤其是强化能够震慑挑战者、迫使他们冷静下来的战略工具……时间非常紧迫”。因此未来除经济层面的扰动,政治层面的扰动预计也不会少,这是我们需要面临的不确定性。

(三)2020年GDP增速目标可能会下调至4-5%甚至更低的区间内
虽然GDP增速目标有其存在的必要性,但下调GDP增速目标应该也是比较明确的。因此从现实性以及基于吉格勒定理的视角来看,2020年经济增速目标大概率会下调至4-5%甚至更低的区间内。

事实上通过前面的分析发现,官方媒体、央行与国务院相关人士已经为此释放不少风声,我们认为这已经有一定代表性,起码代表着高层意志,后续一旦形成市场共识,两会上下调2020年经济增速目标自然会水到渠成。

如果站在当前角度来看,政策层面也在为此做准备。例如,4月中旬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《关于持续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 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供坚强作风保证的通知》;4月26日-29日召开的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将对《关于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情况的报告》进行审议;再加上将要推出的特别国债以及大幅提高赤字率、大幅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等财政政策三驾马车。这些均意味着《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》以及《2020年新型城镇化建设和城乡融合发展重点任务》所拟定的新一轮基建浪潮将会加快步伐,这既是稳就业的支撑,亦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保障。

申明:感谢作者的辛勤原创!若在本网站转发过程中涉及到版权问题,敬请与管理员联系!以便及时更改删除,谢谢!
扫码加群主申请入群
另:法财库目前成立了多个行业微信群【银行高管群】【商业银行群】【信托群】【券商群】【理财师群】【投行群】【私募群】【基金群】【股权投资群】【期货群】【现金贷】【第三方支付】【金融高管群】【总裁群】【互联网高管群】【汽车金融群】【融资租赁群】
游客
返回列表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