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投行人的八年——等待戈多

更多 2019-04-01 13:48 阅读:396 / 回复:0 楼主xiaocai
原文网址: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nhIAK3Wx2sor0mEhdA2ZxA

图片:timg.jpg


导读
8年前,他在毕业晚会上,对各位同学们说:祝各位都有远大前程。后来他发现远大前程就像《等待戈多》里表达的,最终什么也没有发生,谁也没有来,谁也没有去。---

     此时此刻,天空中飘着细雨,李达正坐在这个三线城市的锦江之星楼顶边沿上,两条腿就耷拉在外面,稍微一阵风就能把他吹下去,他弹了弹手中的烟灰,抬头望着远方,陷入了深思。

     思绪一下回到了8年前,2011年,本科毕业于南京大学机械工程,研究生毕业于****人民大学金融的李达正在参加各种面试,作为****学生会主席的他对于这种面试游刃有余,无论是群面,单面,1对多,多对1,他都从容不迫,潇洒自如的表达自己,李达身高183cm,身材匀称,穿上笔挺的西装,炯炯有神,连人力面试的时候都在内心先给他打了10分。

     最终在校招季快要结束的时候,李达过五关斩六将收获了十几个offer,这里面有各大银行总行的管理培训生岗位、公募基金的投资研究员助理岗位、央企集团的投资助理岗、信托公司的项目经理岗、房地产公司的投资拓展岗,但是李达都没有选择,他当时只认准了证券公司投资银行部的分析员岗位,在声口相传的金融圈流传着这么一句话‘投行三年不开张,开张吃三年’、‘年薪百万投行男’,每当归校的学长学姐在讲台上讲述在高大上的投资银行工作时,李达总是两眼放光,有一天他也会成为一名投行从业者,他也可以跟归校的师兄一样,开着宝马M3,那么潇洒自如。

      李达最终入职了某省属国资委旗下的券商投行部,该部门MD(董事总经理)在迎新酒会上,特意对李达讲,年轻人,好好干,未来是你们的。领导手腕上的江诗丹顿在觥筹交错中闪闪发光,一套杰尼亚西装尤其贴身,正值创业板设立一年多(2010年6月1日,创业板指数正式挂牌,指数基日为2010年5月31日,基点为1000点。指数代码399006,此后该指数与深成指、中小板指数共同构成反映深交所上市股票运行情况的核心指数。),创业板IPO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着,领导很兴奋,李达也跟几个新同事一样,万分激动,憧憬着热火朝天的未来。

      很快,李达被分配到某化工企业IPO项目现场,该企业坐落在二线城市的开发区工业园区,企业直接给项目组安排住在开发区最好的希尔顿酒店,每天9点企业派人来接,晚上安排专人送到酒店,李达很满意,他体会到了投行的工作节奏,住五星级酒店,平时出行都是企业订好机票,而且如果企业IPO成功,他们将有超额的年终奖,听比自己早工作一年的师兄说,他去年年终奖发了45万,因为他参与的一个企业成功登陆创业板。项目现场负责人是本硕清华毕业的孙么,由他来带李达进行现场的尽职调查工作,孙么很严格但是有水平,李达也很仔细认真的去学习,很快李达便掌握了一些技巧。2012年的某一天,在熬了无数个通宵后,李达项目组终于赶进度把申报材料准备好,走出荣大打印室的李达看了看北京凌晨4点的天,阴蒙蒙的有点诡异。等李达回到他们项目组的小会议室,孙么脸上一脸阴沉。原来之前流传的IPO暂停已经成为既定事实,李达他们的忙碌化为无用功。至于什么时候开启也是无人能知,项目组成员都哑口无言,会议室安静的像一潭死水。没人知道这次IPO暂停从2012年的10月份一直持续到2014年的1月份,这期间李达换了一份工作,因为他所在的项目组以IPO为主,即使申报暂停,但是项目还要做,李达已经蜕变成现场负责人,对于尽职调查、规范运行、申报流程都是拿手粘来,但是唯一不爽的就是年终奖寥寥无几,李达感觉是时候跳槽去别的券商搞搞别的业务了,然后2013年他跳槽到了某中字头央企券商,主要做并购重组。虽然IPO关闸让并购重组市场交易火爆,但是这些业务仿佛跟李达所在的项目组没有什么关系,他就好像站在历史长河的岸边,看着滚滚大江东去,自己却被卡在了时间里,一动不动,无能为力。中字头券商的领导显然没有什么抱负,只是想着稳扎稳打,在央企熬到退休,整个公司的气氛也是老牌央企的作风,质控甚至财务、出纳都是大爷,报销发票都让李达感到头痛。

    好在在感情方面,李达有了收获。他之前追求过的水水接受了他的爱意,水水是他的研究生同学,是一个文艺清新的女孩子,平常喜欢摄影、画画、弹钢琴。李达喜欢这样的女子,每一次拖着行李箱回到租住在离金融街5km外的公寓里,疲惫的他看到水水就一点也不觉得累了。李达平时都很忙,主要是涉及各种并购方案,对于税务筹划、结构化资金安排这些他都如数家珍,有一次他跟水水订好了去帕劳的机票,李达也提前跟领导打好了招呼,结果就在机场候机的那一刻,领导打来了电话,上市公司那边的董事长高总出国归来,想要约那天晚上吃饭聊聊交易方案,李达看了看满脸笑容的水水,虽然心里一百万个想拒绝领导,但是还是取消了行程。水水没有说话,她能理解男友的繁忙,男友作为一个投行男有自己的苦衷,李达相比刚毕业那会明显已经苍老了很多,两鬓都有了些许白发,而且身体也开始发福,她只好安慰李达说下一次再去。李达更改了行程,满怀希望的去参与这次饭局,他想努力总会有所回报,果不其然,这家上市公司对标的很感兴趣,并约定了下一次与标的公司老总见面的时间。整个并购流程持续了半年左右,中间也发生了很多零零总总的事情,最终确定了企业估值、支付方式等核心要点问题。就在双方即将启动签约仪式的那一天,新闻突发‘2014年3月8日凌晨,马来西亚航空公司一架载有239人(其中154名****人)的客机在飞往北京的途中忽然失踪”,这其中就有本该今天到京的上市公司老板女儿,结果就是老板心灰意冷,无心继续签约,忙活了大半年的项目无疾而终,李达内心很是失落,他觉得相比高总痛失爱女,好像能活着就已经是天大恩赐了,独生女儿就这么没了,内心是多么的悲痛他不得而知。

      很快李达又开足马力,四处进行调研,对各种企业进行尽职调查,摸清了各个行业的门道,甚至还有很多老板交往颇深,这些年他虽然没赚到什么大钱,但是也算积累了一些东西。这个期间IPO已经开闸了,听说之前做的那个IPO项目已经报进去了,李达是发自内心的为还留在老东家做项目的前同事感到高兴,同时也为自己的错失机会感到惋惜,当初如果守得清贫一直做IPO会是怎样?李达有了一丝困惑。这期间还发生了一个事情,让李达感到一种悲凉。李达的小领导,一个SVP(高级业务副总裁)在体检的时候被查出癌症,年纪轻轻的就要撒手离世,医生说是由于长期熬夜,精神压力过大,导致身体机能下降,而进一步引发病变。他开始萌生退意,感觉自己忙碌这么久不但没有赚到所谓的百万年薪,反而把身体折腾的不行了,这的确是一个性价比很低的工作,而且在感情方面,他与水水也产生了裂痕,与水水是聚少离多,平常沟通的也很少了,因为他不是在项目现场加班就是在公司加班,感觉他仿佛24小时都在给项目卖命,再一个就是在朋友方面,由于他经常出差,在北京几乎没有什么稳定的朋友圈,刚毕业那会儿,每到周末大家都会邀请他一起去玩,一起郊游什么的,后来发现他每次都不能如约到场,大家便索性不问他了,他感到很孤独,而对于家庭,由于他并没有赚到很多钱,遇到同龄在家创业开店的表哥、表弟便会感到羞愧,他也没有时间回家看爸妈,曾经有好几次在家乡路过,他也没能回家休息一两天,甚至于有一年的春节,他都是在印度度过的,因为有一个海外标的需要他主持尽职调查工作,李达开始怀疑这份高大上的投行究竟能不能给他带来超额收益,他犹豫了。

      终于在2015年,李达亲自牵头做成了一单并购,成功的喜悦冲淡了心头的苦恼,他想着今年的年终奖可以好好的期待一下,而且也是在2015年李达通过了保荐代表人考试,他觉得离百万年薪应该不远了,又变的满怀期待,开启了空中飞人的状态。甚至在这一年,李达完成了大大小小的并购四五单,通道类的业务居多,但是也有一些稍微大点的项目。这一年李达晋升为VP业务副总裁。

       年底的时候,李达收到了一笔奖金,显然这笔奖金跟他的期望相差甚远,直接导致了李达在2016年通过金三银四跳槽去了另外一家风格犀利的新晋券商,该券商激励机制较为灵活,这个才是李达看中的。这个时候,债券部门正在如火如荼的大搞中小企业私募债,公司债,城投债,与李达同期毕业的孔欣已经年入千万,全款在北京买了一套别墅,孔欣组建了****券商6人小组,定期聚会讨论一下业务状况。李达坐在孔欣的大客厅里,感慨万千,此时还有大搞特搞新三板挂牌的吴堃,吴堃当年就住在李达隔壁宿舍,他现在组建了小团队,专门做新三板,一年就能做20多家,每家收费120万左右,扣除成本,也赚了一笔不少的钱,只有他李达和殷乐两个人惺惺相惜,一个专业做并购、再融资,一个专门做IPO,由于2015年7月-11月又开了一波IPO暂停潮,殷乐做的一个IPO因为财务大核查,迅速撤掉材料,浪费了几年光阴,只有他们两个坚守着传统的投行业务,还有一个刘超一毕业就去了券商的经纪业务部,做最不受待见的经纪业务,只有他不肯透露具体的数额,但是从他笑靥如花的脸上便知道,他收入也是颇丰的。

       2016年新三板业务如火如荼,ABS业务也是犹如惊天一声雷,债券业务一如既往,IPO也是从容不迫不紧不慢的核发批文,而资产管理、融资租赁也是赚的相当可以。

      李达在这一年又是飞来飞去,他现在已经集齐了星空联盟和天合联盟的金卡会员,一种成就感油然而生。自从变身D(业务董事)后,李达变得更忙了,通过朋友的引荐,他各处去看项目,跟上市公司老板洽谈并购方案。自从2014年以后,李达一直与高总保持沟通交流,与高总有了较深的友谊,高总的公司有融资需求的时候,他首先想到了李达,而李达又一次放弃了与水水去瓦努巴拉务(Vanua Balavu)度假的安排。这一次高总公司准备做一单非公开发行项目,李达在这个项目的项目协办人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。2016年年底该项目成功申报。距离注册成保荐代表人的梦想只剩下一步了,即将年薪百万起的李达这个年过的特别开心,他带着水水回家去见了父母,也去水水家拜访了未来的岳父岳母,李达很开心,他想起了刚毕业时候那个MD跟他说的那句话:加油,好好干,未来是你们的。这一年年底,李达破天荒去参加了每年一次的高中同学聚会,有的已经成了当地的副局长,有的已经小有成就企业也是新三板挂牌,有的甚至在北京抄起了房,李达感慨万千,他看着往昔的同学,心里暗暗告诉自己,要努力。

      2017年,李达这一年兢兢业业,时刻关注再融资审核状态,终于在6月20号,该非公开项目拿到证监会核发的批文。李达这一天专门请假从乌鲁木齐回到北京,跟水水一起庆祝,晚上在一家西餐厅,李达掏出来早已经买好的卡地亚1895钻戒跟水水求了婚。水水本来就是个容易感动的人,她已经湿润了眼睛,眼前的这个男人虽然不能经常陪伴自己,但是他始终爱着自己。水水答应了他的求婚。

      求婚后的李达,第二天便动身赶到乌鲁木齐,这是一个IPO项目,他作为项目负责人对于一些重大问题需要拍板,开中介协调会的时候,律师、会计师都等着李达一锤定音,多年的经验积累已经让他可以游刃有余的处理一些棘手的问题。不过下半年对于李达来说并没有那么好,批文虽然拿到了,但是却迟迟发不出去,定增价格与市场价格严重倒挂,李达很愁,他寄希望于市场好转,成功完成发行。

      这期间他开始变得相信命运,为什么有的人可以赶上一个风口快速的赚上一笔,为什么有的人却完美的避开所有赚钱的机会,他抽空回了一趟老家,在祖坟上烧了一堆纸钱,李达跪拜了很久,一直到很晚才回到家里。

     最终,高总的公司发布了批文失效的公告,一直到年底市场都没有好转,李达的保代之梦就此破碎,他心灰意冷了,于此形成强烈对比的是IPO市场的火爆,这届发审委委员近乎疯狂的核发IPO批文,李达负责的IPO始终没能赶上2017年的发审委上会。

      转眼到了2018年,金融市场环境突然恶劣,金融去杠杆的高压政策波及到各行各业,在孔欣的别墅里,****券商6人组已经不复往年的兴奋,吴堃的新三板业务已经全面暂停,好在他前几年已经赚到了一波钱,只是可惜跟了他几年的小弟们,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出路。孔欣也表示最近债券市场的不景气,城投债越来越难,大券商恶意压价,空间有限。殷乐就不同,他虽然IPO项目没做成几单,但是和项目老板的女儿结婚了,现在早也已经不做投行,现在是该企业的副总经理,主管融资和投资业务。跻身了招股说明书的董监高章节。刘超也已不在券商工作,他掌握了很多高净值客户,又拉了几个投资顾问,现在成立了一个三方理财公司,总部就在上海的环球金融中心,名片上赫然印着“xxx财富公司总裁”。只有李达依然没有赚到大钱,他心心念的保代梦暂时告一段落,他当初毕业时候的雄心壮志也几乎被磨灭。

      2018年的除夕,李达跟水水一起回了老家过年。这一年李达没有加班,他甚至提前请了几天年假,专门陪水水一起去日本,他们去了北海道,茫茫白雪覆盖了整个大地,世界一片白茫茫,两个人就手牵着手在北海道的大雪里一直走。

       2019年消无声息的到了,科创板设立的步伐也在慢慢走近,李达心里再也没有当年入行的兴奋,9年前的那个时候正值创业板设立,每个人都充满着理想主义,每个人也被投行所吸引,这个行业也涌入了大量的人才,包括李达他自己。

申明:感谢作者的辛勤原创!若在本网站转发过程中涉及到版权问题,敬请与管理员联系!以便及时更改删除,谢谢!
扫码加群主申请入群
另:法财库目前成立了多个行业微信群【银行高管群】【商业银行群】【信托群】【券商群】【理财师群】【投行群】【私募群】【基金群】【股权投资群】【期货群】【现金贷】【第三方支付】【金融高管群】【总裁群】【互联网高管群】【汽车金融群】【融资租赁群】
游客
返回列表

返回顶部